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如何看待當前的中美關係

2020-10-22 15:32
來源:《時事資料手冊》

作者:袁徵(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自2017年12月發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以來,特朗普政府公開將中國作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採取了一系列打壓和遏制中國的政策,導致中美關係跌至兩國自1979年建交以來的最低點。美國對華戰略的重大調整不僅使得中美關係大幅震盪,不確定性明顯增加,而且給全球治理和地區和平帶來了極為消極的影響。

一、中美戰略競爭勢在難免

中美結構性矛盾是雙方戰略競爭加劇的深層次原因。維護世界霸權一直是二戰後美國的戰略目標。中國的和平發展與美國霸權戰略存在着結構性矛盾,中美戰略競爭不可避免。這至少包括四個層面:

其一,美國維護霸權和中國快速上升之間的矛盾。霸權心態和自我優越感決定了美國會對任何可能挑戰其霸權的新興大國加以防範。近年來,美國防範心理更加強烈。

其二,中美在國際體系中的地位與訴求存在明顯差異。中美不僅在建立什麼樣的世界政治經濟新秩序上存在分歧,在如何建立世界政治經濟新秩序上,也存在矛盾。

其三,美國追求絕對安全與中國維護日益擴展的安全利益之間的矛盾。美國的霸權心態註定了其追求絕對安全的訴求。由於缺乏戰略互信,中美兩國在亞太地區容易陷入“安全困境”。

其四,中美不同發展模式的競爭進一步凸顯,意識形態因素進一步強化兩國間的戰略猜忌。隨着中國持續快速發展,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兩種發展模式之間的競爭會加劇。

深層次的矛盾會有意無意影響雙方的思維和行為模式,因此,諸多問題藴含着衝突與對抗的風險。深層次結構性的原因結合當下美國國內負面的態勢,使得美國反華勢頭風高浪急。

其一,美國政府對華認知發生重大變化。美國對華戰略調整,實際上在2011年奧巴馬政府推出亞太再平衡戰略時,就已經開始了。美國在保持對華接觸、尋求中方合作的同時,對華圍堵防範的特徵愈加明顯。2017年12月發佈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明確將中國視作戰略對手。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又發佈美國對中國戰略方針,認為中國正在試圖重塑有利於自己的國際秩序。

其二,特朗普政府的對華鷹派主導了美國對華政策。特朗普需要迎合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和反全球化的力量,動員自身基本盤,以獲取他們的支持。政府高層中對華鷹派影響力的顯著提升,進一步推動了美國對華政策由競爭接觸向競爭遏制轉變。

其三,儘管左、右兩派主張對華強硬的出發點未必完全相同,但國會內部客觀上形成了跨黨派反華政治聯盟。

其四,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中美對抗。由於抗疫不力,特朗普政府出於選舉政治需要,竭力攻擊中國,以推卸責任,轉移選民視線。特朗普競選班底及共和黨人,公開將攻擊中國作為競選策略,並利用疫情來推進對華競爭路線。

其五,美國國內氛圍不佳。近年來,美國戰略界、商界對華態度趨向負面。

當前世界正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進程中,世界力量對比正在發生重大變化。中印等新興國家的崛起,或引領發展中國家經濟總量在21世紀中期超過現有發達國家。這是自西方工業化以來最重要的權力格局轉變。美國實力相對衰落,社會極化趨勢日益明顯,貧富分化拉大,黨派之爭不斷加劇,美國國內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抬頭,內向和牴觸全球化的傾向愈發明顯。美國戰略界一些人士有意樹立一個外部敵人來轉移國內視線,緩解內部矛盾。無論是從國內還是從國際來看,美國都需要一個敵人,而中國則被視作一個理想的對手。

二、中美亟須構建新型關係

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作為當今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關係的好壞不僅關乎兩國人民福祉,而且也關係到地區是否和平穩定和全球治理的推進。冷戰結束後,儘管中美關係屢有波折,但兩國都能管控分歧,在諸多領域拓展合作。這是中美關係得以不斷向前發展的原動力所在。

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來,兩國關係得到長足發展。中美關係的發展使得兩國人民的交往日益深入。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中美兩國人員往來已從建交之初每年幾千人次增長到超過500萬人次。兩國建立了50對友好省州關係和227對姐妹城市。中美人文交流迅速發展,中國在美留學生總數超過40萬人;截至2019年12月,美國學習漢語人數超過280萬,來華學習人數大幅增長。中美人文交流有助於中美兩個社會和民眾之間的相互瞭解,是雙邊關係的重要資產。

經貿關係曾被認為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對於穩定中美關係發揮了無可替代的作用。中美經濟合作造福於兩國人民。根據我國商務部統計,至2018年底,美對華投資項目累計達70181個,實際投入851.9億美元。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今年發佈的報告,過去十年,美國對華服務出口共增長230%。即便受到貿易摩擦的衝擊,我國商務部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以人民幣計算,美國對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同比增長6%;目前中國還是美國第三大貿易和服務出口市場。需要指出的是,中美合作從來都不是一方給另一方的恩賜,也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盤剝。中國的產品物美價廉,切切實實地給美國消費者帶來實惠,有助於美國通脹率長期保持在低位。中美經貿關係支撐美國260萬個就業崗位,兩國貿易平均每年為每個美國家庭節省850美元的生活成本。據新華社2019年10月30日報道,97%的受訪美企表示在中國市場盈利。

不僅如此,中美在聯合國、APEC、G20等多邊機制下溝通和協調,在全球治理和地區安全層面就經濟發展、氣候變化、反恐、核不擴散、毒品走私、跨國犯罪、網絡安全等諸多問題進行廣泛的合作。這不僅符合雙方利益,而且有助於世界和地區和平、穩定與繁榮。尤其是,多年來中美在公共衞生領域密切合作,應對諸如非典、埃博拉病毒等傳染病,對兩國乃至全球抗擊疫情、造福人類都發揮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在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並嚴重衝擊全球經濟的大背景下,包括中美在內的主要國家加強合作、復甦經濟的重要性更加突出。

然而, 推崇“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政府秉承“零和”思維,對華採取全面打壓的遏制戰略。8月18日,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警告,中美不斷升級的緊張關係可能會把世界分裂成兩個集團,這對世界來説是一個巨大的風險。

未來一段時間中美關係將持續緊張。美國對華戰略已然發生質變,中國對美政策也在調試中。美國一再誇大中方威脅,中方則更加強調底線思維。如何管控分歧、避免中美關係直線下墜,成為中美關係的重要課題。中美需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重塑新型關係。

三、中國該如何應對

未來10年~15年將是中美關係動盪期和危險期。中美關係出現波折的頻率增加,震盪幅度加大,甚至不排除雙方走到對抗邊緣,充滿了不確定性。在中美競爭與博弈難以避免的情況下,我們不妨主動採取行動,來化解美方打壓我方的舉措。

其一,對於面臨的困難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沉着應對當前的複雜局面。中華民族要實現偉大復興,必須要克服很多困難。如同習近平總書記所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鬆鬆、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斗爭。”

其二,以我為主,做好自己的事情,將挑戰轉換成機遇。基本着眼點要放在國內建設上,處理好國內國際兩個循環的關係,集中精力推進經濟發展,致力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理順各種關係。大力進行產業升級和消費升級,大力推動科研創新,切實提升科技競爭實力。

其三,化壓力為改革動力,以自信、開放、包容的心態來加大開放力度,構建和打造自己的經濟圈,適當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性。中國外交的重點要突出,層次要鮮明。大國關係是關鍵,但重點是周邊地區合作。我們應以抗擊疫情為契機,加大周邊外交力度,推進地區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其四,高舉“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旗,維護國際多邊機制,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依託“一帶一路”倡議大力拓展國際合作,提高全球治理水平。繼續開展多邊外交,尋求多邊合作,積極參與制訂規則,推動國際秩序朝着於我有利的方向發展。

其五,中美需要加強危機管控,着手構建新型關係。我們要注重保持與美國戰略界的溝通,避免戰略誤判。美國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我們應當注重美國國內利益集團的分化,傾聽美國商界的合理訴求,拓寬中美經貿界在雙邊和多邊的經濟合作。繼續推進中美社會和人文交流,增進相互瞭解。

其六,對中美關係的複雜性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處理好鬥爭與合作的平衡。做好應對中美關係最壞局面的準備,堅決維護國家利益。

責任編輯:蘇蕾

熱門推薦